第1026章 破而后立(大结局)

  听完这话,我心情更沉重了。
  虽然刚刚船夫开口的时候,我就想到了这一切可能,但最后我还是被他们算计了。
  我还是大意了,因为从我去老林子的那一天开始,他们的计划就已经开始加速了,这点从之前王宇飞潜逃回来就能看出来,只是当时我以为王宇飞能回来是遭到了神秘人的报复,我却没想到,神秘人也把他的回来放在了计划里。
  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最开始的计划是怎么样的,但我敢肯定,他们没想到我会去老林子。
  因此,王宇飞付出了代价,而且还在临死前狠狠的坑了我一次。
  因为如果不是他一直隐瞒到今天才对我动手,我可能早就察觉了这点,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,所以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赶到林柳村,然后去老林子把秦柔揪出来,并阻止对方的阴谋。
  除此之外,就再没有别的办法。
  “不用验证了,他们接下来肯定会去林柳村,我今天晚上就会出发,徐市长您也要尽快申请调人,否则时间晚了,我们就再也阻止不了他们了,所以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了。”
  听这话,徐市长惊讶,然后立刻就阻止了我。
  “你不要冲动,虽然他们应该会去那个地方,但你却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多么凶险,你就这么单独过去,肯定是九死一生,我知道你身边有高手,可你却不知道他们在天河隐藏了多久,他们的实力绝不是你能想象的,所以答应我,不要冲动,我们会尽快把秦柔救出来!”
  “不,徐市长,你错了,我们已经没时间了,现在我必须要过去阻止他们,因为他们既然选择在这个时间动手,就已经算计到了一切,虽然不知道他们需要多久才能完成阴谋,但我现在必须过去,因为只有,我们才可能有一线赢的希望,我也才能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!”
  我拒绝了徐市长了劝说,而且说完之后,也直接挂了电话。
  我之所以这样,不为别的,就是还想再一次跟去林柳村那样,提前抢在他们前面,并阻止他们的阴谋和计划。
  虽然我知道这样可能有危险,但我更知道,如果不去,我不但会失去秦柔,更会失去这所有的一切,所以这一次,我势在必行!
  “决定好了?需要我陪你去一趟吗?”
  船夫跟徐市长不一样,他见我挂了电话,什么都没问,只是淡然问我一句。
  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我却朝他重重的点点头。
  “需要,这是我让你最后一次出手,无论成不成,我都会还你这个人情,我保证!”
  “不用了,这本身就是我欠你的,又谈何去还?再说了,之前这就是我的遗憾,既然这次有机会,我就不会再留下遗憾,因为这次一去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所以就当是送给你的临别礼物吧。”船夫摇摇头,不但拒绝了我的好意,反而开口感谢了我一句。
  我很惊讶,尤其是他再次萌生离开的想法,更让我意外至极。
  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,但想到前面王宇飞的事,我立刻就释然了。
  于是,我没有再犹豫,答应之后就立刻把计划告诉了白文轩,并同时召集了阿明和大川!
  虽然白文轩强烈反对我我现在过去,但我却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,而是一句话将他堵死。
  “记住,从现在开始,天河的一切都由你来做主,如果你想我平安回来,就用一切办法催促徐市长那边行动,因为只有这样,我才能有活命的可能,可如果我回不来,以后沈家在天河的一切就是你的,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!”
  说完这话,白文轩沉默了,我知道他已经答应了,所以就挂了电话。
  虽然我不知道这次前行会不会死在那,但我却不后悔,因为这一次我必须要去!
  ……
  做好了一切准备,我们就出发去了林柳村,甚至都没来得及跟身边的人告别。
  虽然天河距离林柳村不算太远,但当我们抵达的时候,已经差不多要天亮了。
  我不知道这一次二牛还会不会在老林子里阻止我,但我却做好了准备,如果这家伙出现在,我就直接让船夫出手将其斩杀。
  结果让我奇怪的是,这次我们到达老林子,竟没有一丝阻碍。
  我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,因为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故意等我过来一样。
  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时候不应该再去,但想到秦柔,想到刚刚的危险,我就继续前行了。
  毕竟现在没什么能阻挡我反击的决心,所以我们一行人就继续往前走。
  因为有船夫的标记,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神秘人的大本营。
  只是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走了走了两个小时,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,这期间依旧平静,包括到达地方之后,门口的空无一物,更是让我下意识的站住了。
  “按照路上的计划进行,阿明,大川,你带着两队人留在外面,段丰还有船夫,以及剩下的人跟我们进去,记住,这里是他们的老巢,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,看到不对的情况,不用留情,直接开枪干掉他们即可,尤其是那些怪物!”
  听到这话,阿明和大川同时点头,我朝船夫点点头,就直接进去了。
  如同我们预料的那样,我们这边才刚进去,就立刻遇到了埋伏。
  看的出来,他们是算计到了我会立刻过来,所以就在这等着我过来,可尽管如此,有这四队人马和船夫他们的保护,我还是很快找到了之前秦柔说过的那个冰冷的手术台。
  只是没想到进去之后,除了这手术台之外,再在没有一个人。
  “秦柔!”
  看到秦柔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,我下意识开口,也立刻就想过去,可却被船夫一把拉住。
  “小心有诈!”
  听到这话,我刚想回应,可船夫却顺手一记飞刀,就朝着那黑暗中飞去。
  结果当我朝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,那把飞刀并没有发出落地或者撞击的声音。
  很显然,这里面有人,而且还是个高手。
  “出来,有本事算计我,难道连出来都不敢吗?”我开始猜测对方身份,也顺势喊一句。
  虽然我知道这家伙应该是故意引我过来的,但我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难道他是想让我看着秦柔死去?还是这里面有什么其中原因?所以,从船夫试探之后,我就一直盯着那个方向。
  果然,没有半分钟时间,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船夫再次出手,一个人出现在了光线里。
  “是你?”
  看到对方,我瞬间就认出了这个家伙,因为他就是当时被金老头拍到面具的那个家伙。
  “叶然,很高兴见到你!”
  听到这家伙打招呼,而且还是用着之前电话里那个冰冷的声音,我立刻就怒了。
  “你他玛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做这一切?难道就是只是为了那个什么破传说?”
  “我知道你很愤怒,也很疑惑这一切,今天我让你进来,就是准备把这一切都告诉你,顺便也让你彻底死心!”
  带着面具的家伙很嚣张,尤其是最后一句,瞬间就让我怒了起来。
  “是吗?想让我彻底死心,除非是我死了!”
  这话几乎是我怒吼出来的,而且说完之后,我完全不顾船夫的阻止,直接开枪就打。
  神秘人似乎就知道我会动手,只见他瞬间往后一退,就回到了黑暗里。
  “叶然,我不会杀你,因为我要亲眼看着心爱的人在你面前死去,我要让你彻底绝望!”
  说完这话,没等我愤怒,我就看到从这黑暗里冲出了一些四不像的怪物。
  看到它们,我立刻愣了,可也瞬间反应过来,这些应该就是刚刚外面平静的原因。
  于是,我没有客气,愤怒的出手。
  旁边的船夫和段丰见状,也立刻行动,并一左一右的保护着我。
  虽然我知道他们想保护我,但我却知道,这根本不是办法,就直接冲着他们大喊一句。
  “替我掩护,我去救秦柔!”
  说完,我不顾船夫的惊讶,瞬间就朝中间的圆盘跑去。
  本以为到了地方,我就立刻把秦柔救出来,可没想到,我过去才发现,这手术台上躺着的人根本不是秦柔,而是刚刚那张出现过的神秘面具。
  “你……”
  我下意识惊讶,并想求救,可当我看到他在面具下那双诡异的双眼,瞬间我就愣住了。
  这是我一次跟神秘人对视,在他这双眼眸里,我看到了很多东西,有星河,有黑暗,更有他做这一切的原因!
  原来,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残玉的那个传说。
  他明白残玉不能让人死而复生,但却可以借此重获青春,延缓寿命。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透过面具,我竟看到了他的面孔,那是一张我法形容出来的脸,很沧桑,仿佛活了上百年一样,脸上毫无血色,如同死人一般。
  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本来的面目,但我却清楚,他之所以这样,就是为了再次续命。
  因为在这眼眸里,我看到了他曾经利用别的秘术成功过一次,但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,为了再次达到这个目的,并让自己长久的活下去,他就开始满世界的寻找残玉和跟能引发残玉物质的有缘人。
  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到的这个办法,但他却表明,完成这一切需要具备三个条件。
  第一个,就是找到所有的残玉,包括传说中的第十快。
  第二个,就是用有缘人的血液当作引子,激发这种物质,从而达到目的。
  至于这第三个,有些奇怪,也是他一直不甘心的地方。
  因为这第三个要求竟然是让这个有缘人自愿配合,所以我立刻明白了,之前他为什么都一直让我和秦柔产生误会,并在后来,用手段控制秦柔。
  虽然最后他还是没能成功,但他却等不及了,没有多少时间了,就打算强制的去实验。
  之所以把我引到这里,就是最后一试。
  如果秦柔看到我现在的样子,心软了,主动答应了,他的阴谋就成功了,如果不行,他就杀掉我,强制实验。
  虽然我不知道秦柔现在哪,但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,画面突然一转,我看到了秦柔。
  如同我前面预想的那样,此刻她正躺在这手术台上跟我对视,眼里充满了复杂和犹豫。
  她一直想用眼神表达着什么,可不知道因为什么,我竟感觉她准备妥协,为了我妥协。
  我开始反抗,可这才发现身体怎么都动不了。
  可尽管如此,我还是继续反抗,结果却瞬间动了一下,然后就愣了。
  因为在我刚刚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意识触碰秦柔的时候,她脸上的面具被碰掉了,面具下面竟是她满脸泪痕的样子,所以瞬间就让我明白,刚刚出现的一切都应该是幻觉,而有这幻觉的主要原因就是来自那个面具。
  我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,所以下意识就要带着秦柔离开。
  可没想到这时候,我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提醒。
  “小心!”
  我惊讶极了,刚想回头去看,结果听到噗哧一声,这才发现胸口竟有一把被贯穿的长刀。
  我不甘心,想下意识去阻止对方,可我却发现手臂怎么也抬不起来,意识也快速的模糊。
  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死了,也不知道神秘人是不是放弃了劝说,直接打算杀了我,让秦柔绝望,并让实验强制执行,但这一刻我却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不甘心看着手术台倒下去。
  “对不起!”
  ……
  当我再次恢复意识并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三个月后了。
  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死,但当我睁开眼睛,看到身边的人,却直接愣了。
  因为房间里不仅有叶冰凝,安欣白文轩他们,还有我冒死营救的秦柔也在,所以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甚至觉得这根本就是虚幻。
  后来我才知道,当时我去往中间手术台的时候的确被那个神秘面具给迷惑了。
  当时我出现了很多幻觉,也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举动,但最后当我清醒的时候,神秘人也动了杀心,并命令二牛去杀我,最后才有了那被贯穿的一刀。
  按照当时的情况,以二牛的身手,他应该会将我一刀毙命,可没想到船夫发现的及时,中途阻挡了这家伙一下,这才出现了偏差,让我捡了一条命回来。
  后来的我虽然倒地昏迷了,但船夫他们并没有放弃,而是发疯一样的为我报仇。
  尤其是后来赶到的阿明和大川,看到我倒在血泊里,更是疯了一样的追砍二牛。
  神秘人看到这一幕,立刻就要带着秦柔离开,可他却做梦都没想到,天河方面,徐市长已经带着人员赶到,直接以强硬手段将这个地方包围并铲平,神秘人最后没能逃掉,就在他最后准备好的祭坛地方自杀了。
  虽然最后我没能看到他的脸,但我被迷惑的时候,那个苍白枯老到的脸我却记得很清。
  我不知道这个疯子为什么会相信这一切,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疯狂,可我却清楚,这一切都结束了,我的反击成功了!
  三个月的时间,我都在国外这家医院治疗,直到今天才算苏醒。
  虽然我很惊讶身边的女人都赶了过来,甚至包括许久未见的苏晴,但我找了一圈却没有见到沈馨过来。
  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但我却知道,之前徐市长之所以能那么快的赶来,主要原因就是她在背后帮了忙,而且听白文轩说,那天晚上为了帮我,她不惜跟沈家闹翻,甚至到了决绝的地步,最后才换来我的这一条命。
  虽然从开始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女人,但我却明白,我又欠了她一次。
  于是,我开始打听她的消息,本以为白文轩知道,可没想到最后告诉我的人竟是叶冰凝。
  “沈姐说等你醒了,就让你去找她,她说在京城等你!”
  听到这话,我露出惊讶,不是因为沈馨在京城,而是因为叶冰凝对沈馨的称呼。
  “沈姐?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?怎么听着还好像成为了姐妹?”
  “从你昏迷开始,沈姐就给你安排了这个地方,而且也一直在这陪着你,一个月前她才离开,本以为你这次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醒来,可没想到她才刚走没多久,你就醒了。”叶冰凝露出笑意,眨着眼睛说道。
  “什么意思,难道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?也包括你们?”我反应不满,立刻惊讶问道。
  听到这话,叶冰凝点点头:“对,这里的一切都是她安排的,也包括接下来我们的婚礼!”
  我再次惊讶,因为没想到她连我欠叶冰凝的婚礼都安排好了,这更是让我想不明白了。
  “而且不仅如此,她还帮你安排了很多。”见我惊讶,叶冰凝没解释,而是继续往下说。
  船夫走了,沈馨替我把无名和尚的事情说了出来,并让他去那个地方继续赎罪。阿明虽然没离开,但他却也完成了愿望,船夫答应他,等他回来,就正式收他为徒。方校长那边也被安排了第二段实验手术,而且结果依旧良好。
  而且不仅如此,天河的一切她也帮我安排好了,慈善基金更是在她的维护下,正常运转。
  听到这一切都是她在背后默默帮我完成,我心里的感动不止一星半点。
  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资格去为她遮风挡雨,但我却明白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。
  “我知道,我欠了她很多!”
  听到这话,叶冰凝再次点头,可却露出认真:“去找她吧,我相信她现在比我们更需要你!”
  我又一次惊讶,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  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我回神,再次感受到怀里温度的时候,才释然了一切。
  我明白沈馨早已经成为了我心里的一部分,像叶冰凝她们那样,所以京城我必定会去,但却不是现在,因为现在我还有比去京城更重要的事,那就是完成对身边女人的所有承诺以及那场早就该兑现的婚礼!
  只有这样,我才不会让她失望,不会让自己失望!
  (全文完)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